德国经济金融发展模式的启示

德国经济不仅经历了战后的长期稳定发展,而且在这场欧洲债务危机中“脱颖而出”。

在中国经济面临增长率转变、制造业需要升级和替代、资本市场和房地产市场都充满泡沫的情况下,德国模式为中国经济和金融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许多启示和借鉴。

德国经济和金融的四个典型特征德国最突出的特征是持续稳定的经济增长、高效率、稳定性和较强的抗风险能力。

德国是战后年平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最快的发达国家。

德国的价格也保持稳定。

德国经济也有很强的抵御危机的能力。

战后,德国经历了六次经济衰退,包括两次石油危机和美国次贷危机,但每次衰退持续不超过一年,尤其是在欧洲债务危机中,表现出很强的抵御危机的能力。

第二大特点是坚持建立制造业,有良好的经济基础。

近年来,德国制造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一直稳定在20%以上。

相比之下,英国、美国和日本等国的制造业比重近年来持续下降,甚至出现了“空中心化”现象。

第三个特点是虚拟经济适度发展,金融和房地产业健康发展。

德国的目标是为实体经济服务,适度发展虚拟经济。

德国股票交易量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份额和国内信贷投资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份额明显低于其他四个国家。

房地产业的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1.1%,在五个发达国家中最低。

德国的收入与房价之比(年收入/每平方米单价)约为15-20倍,这是理想水平。

第四个特点是社会保障体系和财政可持续性保持良好的平衡。

德国是一个典型的社会福利国家。

2014年,德国的社会保障支出占财政支出总额的54.1%,在五个主要发达国家中最高。德国2014年的财政盈余占国内生产总值的0.54%,并连续三年保持盈余。其债务余额占2014年国内生产总值的74.7%,成为债务比率最低的发达国家。

德国经济和金融的五大支柱是社会市场经济模式。

德国同样重视社会和经济目标。

社会市场经济是德国模式的基石。其实质不仅在于追求市场经济中高效率、高利润和自由平等竞争的市场环境,还在于追求利益均衡分配和有限但必要的政府宏观调控的社会公平。

德国有健全的公共财政体系。

为了确保稳定的财政运行,德国已将预算平衡写入宪法。

在财政收入方面,德国对直接税和间接税同等重视,能源税和资源税相对较高。

在财政支出方面,德国非常重视通过转移支付保持地方财政支出的平衡。

德国重视公私经济的协调发展。

在战后初期的国有化浪潮中,德国根据财政平衡和适当干预的理念,将大量国有企业全部或部分私有化,以确保它们有权独立决策和经营。

与此同时,一些国有企业被选择性地保留下来,为国家经济政策服务或提供公共服务。

第二是制造能力战略。

持续的技术创新是德国制造业持久繁荣的根源。

德国的创新政策体现在创新集群的创建上。各种企业、大学和研究机构形成一个开放的创新网络,并根据各自的优势在链的不同阶段开展工作。这种创新模式更适合网络时代的需要。

德国也以中小企业为骨干,以双元制职业教育为保障。

第三,审慎的金融体系。

德国有持续稳定的货币政策。

在欧洲国家中,德意志联邦银行(Deutsche Bundesbank)是最独立的央行,在稳定价格方面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由于它在20世纪下半叶成功地控制了通货膨胀,它得到了广泛的尊重,并使德国马克成为最重要的货币之一。

德国有一个通用的银行系统。

银行不仅可以经营商业银行业务,还可以经营证券、保险、新兴金融业务等其他金融业务,甚至还可以持有非金融企业的股份。

由于企业与银行的紧密联系,更多的贷款被用于融资,从而形成了德国以间接融资为主的融资模式。

德国也有严格有序的金融监管。

政府为银行设定了相对较高的准入门槛,避免银行业过度竞争和信贷扩张。与此同时,政府对银行业的担保已经取消,需要相对较高的拨备率。

德国银行的平均资本回报率相对较低,这使得资源能够更直接地投资于实体经济。

第四,稳定的房地产市场。

德国的住房贷款首付比例很高,不能超过住房价值的60%。对于低收入家庭,甚至需要更高的首付比例。

国政府不容许资产增值抵押,抵押贷款利息不得从税基扣除。德国政府不允许资产增值抵押,抵押利息不能从税基中扣除。

此外,对自有住房和自住住房免征房产税,同时对出售住房征收高额税收,这将压低投机者空的利润,遏制投机。

德国鼓励租房。

德国的出租率达到57%。

德国政府鼓励中低收入家庭每年通过补贴租房,补贴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2%。

第五,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

德国的社会保障制度是一种“选择性保障制度”,它将经济效率考虑在内,促进社会公平,维护社会稳定和安全作为其基本目标。

其社会保障政策将把再分配控制在一定范围内,防止社会保障削弱人们的劳动意志和创业精神。

中国可以借鉴的首先是公平与效率并重,形成政府管制与市场竞争的良性互动。

一是在广度和深度上进一步完善市场经济体制。

第二,政府应以有限干预为原则,其责任体现在加强和优化公共服务、确保公平竞争、加强市场监管、维护市场秩序和弥补市场失灵上。

第三,进一步完善财税体制。

特别是要逐步提高能源税和资源税,调整转移支付方式,体现以人为本和按需分配。

第二,应以科技创新、支持中小企业和教育改革为出发点,巩固实体经济的基础。

首先,实施创新驱动战略。

创新集群效应可以带动科技创新和新兴产业的发展,形成由企业、大学、研究机构和融资咨询机构组成的开放式创新集群。

第二,继续支持中小企业。

确保中小企业在融资、贸易和税收方面机会均等,充分保护中小企业利益,形成稳定和长远的预期。

三是发展职业教育领域。

引导教育观念和社会文化的转变,确立多元化的培养目标。

第三,应同等重视直接和间接融资,并应加强对金融体系的审慎监管。

一是注重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的均衡发展。

中国可以适当提高直接融资在社会融资中的比重,同时防止资本市场大幅波动对产业资本的影响。

二是加强混业经营监管。

建立和完善高效监管体系,加强对创新、跨业务、跨市场金融机构和市场活动的监管,避免监管真实空或监管重叠。

第三,适度提高中央银行的独立性。

这将使中央银行能够致力于保持价格稳定和经济增长,并进一步提高政策的可信度和透明度。

此外,应建立多样化的经济适用住房制度,以促进和规范租赁市场。

一是科学规划和调控房地产市场。

逐步加强房地产业作为民生产业的定位,减少地方政府对土地金融的依赖。

二是努力建立多元化发展、多渠道补贴和多形式供应的保障性住房体系。

第三,培育和规范住房租赁市场。

不仅要努力建立公共租赁住房和廉租房相结合的政策租赁体系,还要从税收等方面支持和鼓励社会租赁住房市场,规范租赁住房市场秩序,确保租赁住房价格合理。

同时,要依靠社会保障体系促进社会公平和稳定。

借鉴德国的社会保障模式,有必要在“十三五”期间适度提高社会保障支出在总支出中的比重,同时注意两者的平衡。

一是社会保障和经济效率之间的平衡。

政府需要将收入再分配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以促进社会公平,维护社会稳定,避免降低社会经济效率。

第二是社会保障和财政能力之间的平衡。

一方面,它将避免给个人和企业的纳税人带来沉重负担;另一方面,它将防止泛福利社会保障制度将政府财政陷入恶性循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