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转变是一步之遥

在独资经营时代,信托许可证的价值将越来越低。信任失去许可优势后,其他优势并不明显,新的商业模式也在探索之中。

机遇在于商业模式的改变。信任只有回到原点,才能有长期发展。

2014年,在圈内一直被戏称为“富有而多变”的信托业似乎达到了一个分水岭。

各种迹象表明,2015年信托业再次“站起来赚钱”并不容易,奖金时代将逐渐消逝…在中国全面经济转型之际,暖冬的寒意未能逃脱“百日待红”的局面。

2014年第三季度,信托业务风险资产规模和风险资产比例同比“双降”。

2014年11月,共有59家信托公司发行了1051种集体信托产品,创历史新高。

虽然11月集体信托产品的发行创下新高,但值得注意的是,一些第三方公司的统计数据显示,11月初,信托行业的发行数据在10月份继续呈下降趋势,而单周募集规模在60亿元左右。

据《溥仪财富》统计,10月份集体信托的规模和数量有所下降,56家信托公司设立了616个集体信托产品,比上个月下降11.87%。然而,筹集的资金只有637.25亿元,比上个月和上一年分别下降19.66%和19.35%。

房地产信托产品一度是信托公司最有利可图的利润来源,11月份其设立规模“减半”,达到77.22亿元,分别比去年同期和上月同期下降69%和51%。

溥仪财富信托的研究员范洁认为,回报率不是由信托机构单方面决定的,而是取决于整个资本市场,回报率水平并不意味着信托产品的设计有问题。

在一个良好的市场环境中,肯定会有相对较高的回报。另一方面,不会有高回报。

「可以看出,在『九九文件』发表后,信托公司正面临严峻的挑战。传统企业必然会转型,过度依赖房地产和政府平台以及刚性支付,这将逐渐增加信托公司的负担。

”范洁说。

2014年前11个月,作为信托产品中一直稳坐前两把交椅的工商企业信托和房地产信托募集规模分别为1115.36亿元和2020.81亿元,同比分别下滑10.93%和23.8%。2014年前11个月,一直位居前两大信托产品的工商企业信托和房地产信托分别融资1115.36亿元和20208.1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0.93%和23.8%。

上海一家信托公司的高级管理层表示,信托行业必须转型。

“股票正在下跌,涨幅不大,资产规模必然会下降,一些信托公司的付款将会推迟。

“虽然2014年信托资产规模超过12万亿元,但中国信托业协会(China Trust Industry Association)的统计数据显示,就环比增速而言,2014年第三季度不仅继续自2013年第一季度以来的持续下滑,而且大幅增加了下滑幅度。

上述高管认为,信托业务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信托资产增速持续放缓,增量收益贡献下降;第二,信托回报率呈下降趋势,信托回报率的价值贡献下降。

这表明信托业转型发展所需的内涵式增长模式尚未最终形成,新增长模式下的业务既没有“规模化”也没有“降价”,信托业转型发展仍处于艰难的前进阶段,伴随着诸多隐忧和挑战。

进入后刚性支付时代后,中国财富管理研究所研究员王玮认为,信托业经过多年的高速发展,正进入一个稳步发展的时期,因此可以看到信托规模等核心指标正呈现稳步增长。

事实上,在采访一些信托公司和第三方机构时,他们没有对2014年以来信托行业运营数据和筹资规模的下降做出太多回应,也没有让这些机构感到不安。

相反,自2014年以来,信托机构增加资本已经变得频繁和正常。

如果信托公司的新增资本是为了在信托公司引入净资本管理措施后扩大业务规模,那么信托公司2014年的新增资本就更加明显,为业务转型奠定了基础。

“99号文件”规定,信托公司因经营亏损而侵蚀资本的,应当从净资本中扣除总额,相应缩小业务规模,或者股东应当及时补充资本,并要求信托公司建立回收和处置机制,包括限制用于资本补充和风险缓释的股息,以增强信托公司的风险抵御能力。

“不能说信托公司已经到了取消股息的时代。自2014年以来,中国整体经济增长放缓以及监管机构对风险的控制导致信托公司的一些经营业绩下降。

”上海信托公司高管表示。

相关报告显示,在金融投资产品中,通过抵押、质押、担保等措施,信托的控风措施和控风措施相对完备,风险项目规模在整个信托规模中所占比例极低。

王玮表示,风险项目的下降表明,在中国经济调整的背景下,信托业的风险得到了很好的规避。

从长远来看,风险和回报的对称性意味着“刚性支付”的存在是不合理的。然而,从目前来看,突破信托产品的刚性支付是罕见的,特别是准固定收益信托仍然相对安全。

2014年12月12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银监会)发布了《信托业担保基金管理条例》。硬性支付很快就会被打破,这意味着退出机制不再是一句空话。

从那时起,信托业将迎来另一个时代。

王玮认为,在独资经营时代,信托许可证的价值会越来越低。信任失去许可优势后,其他优势并不明显,新的商业模式也在探索之中。

机遇在于商业模式的改变。信任只有回到原点,才能有长期发展。

溥仪财富信托和财务管理研究小组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认为,刚性支付的来源是信托的“渠道业务”,而“刚性支付”已经成为信托行业的负担。

信托应恢复其被他人委托的基本功能,政府和金融机构不应支持市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