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PK郭敬明:粉丝时代的商业第一

为期四天的展览的票房将接近3亿元,小时间系列的总票房已经超过10亿元。

韩寒和郭敬明无疑是今年夏天国内电影市场最大的制片人,无论是票房还是这个话题。

许多年前,韩寒叛逆、深刻,敢于质疑。郭敬明以精明、前卫和刻意的华丽正式开启了文学领域的粉丝经济时代。

今天,这个商业传奇继续在电影市场发酵。

他们正以自己的方式投身于市场洪流中,正是这个时代最终造就了这两种消费符号。

对韩寒和郭敬明来说,电影转变背后的商业驱动力实际上是他们商业道路的自然延伸。

在这一新趋势背后,有一些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手推动着它们。

卢金波是韩寒身后最大的一只手。

在韩寒的第一部电影中,投资者除了和韩寒合作了12年的出版商外,还加入了北京月桂影业的老板李放。

博纳电影集团总裁俞东后来加入了合作团队。

三人的分工是,路金波掌管影片的外联和商务,方励负责制片,于冬负责影片的宣发。三人的分工是陆金波负责电影的外联和业务,李放负责制作,余东负责电影的宣传和发行。

韩寒作为一个时代的象征,多年来一直受到各种投资者的关注。

几年前,电影爱好者李放找到了陆金波,并想购买韩寒作品的版权。

当时,卢金波只剩下辉煌的日子,剩下的已经卖完了。

结果,李放买下了韩寒的作品,这是双方第一次打交道。

韩寒说,在过去的两年里,即使是煤矿老板和餐馆老板都想投资电影,也有更多的人来劝他拍电影。

但最终,李放被选中,因为他们确实有相似的光环。

李放说他不想拍电影,因为他喜欢电影本身,更不用说投资行为,而是因为“我喜欢人,喜欢世界,喜欢社会和历史”。

韩寒总是想和世界交流,他真的需要商业力量的支持。

这个逻辑来自他过去的经历。

2010年,韩寒为独奏组成立了自己的团队,成为老板,并招募了一批30岁以下的文艺青年作为正式员工。

但由于韩寒的领导风格松散,团队成员没有发展劳动人民的素质。

据悉,在杂志筹备的几个月里,杂志工作室的运营成本来自韩寒的其他收入。

韩寒甚至在2009年频繁参赛,赚取奖金和年薪来支持他的团队,并开始以自己的名义接受商业活动,以便为杂志留出足够的运营资金。

韩寒曾在博客中透露,独唱团每月运营投资需要10多万元。

所有的赛车收入都出现了亏损空。

“所有艺术行为都必须是商业性的。不可能。

只要贡献是优秀的,所有的商业过程只能使它更优秀。

现在,当导演韩寒这样看商业时,“这是一个非常积极正面的词,没有必要回避它。

“据报道,枪击后将没有生命。韩寒不会付钱,但他不会收取任何报酬。

卢金波和李放收回成本后,后续收入将由三人按比例分配。

在韩国文学生涯之初,他因为不了解市场而卷入了一场诉讼。

到目前为止,韩寒仍然依赖经纪人来处理业务流程,或者说,基于他对朋友的信任,韩寒并不那么挑剔。

郭敬明不同。从一开始,他背后最大的驱动力一直是他自己,他强大的商业头脑。

许多年前,郭敬明依靠他梦想中的花朵,在实现了一个转折点后,创立了“孤岛”工作室。后来,他成立了柯爱文化娱乐公司担任董事长。

他不仅创作了最多的小说,成为中国最大的文学期刊之一,还以娱乐的方式经营文学。

例如,在试镜的形式中,文学偶像是由流水线制造的,许多文学作家都有签名,以便打开一个完整的文学产业链。

郭敬明总能判断哪个作者会受欢迎,哪个话题会带来市场。

基于这样的经营特点,打造一条曾经登上人民文学、充满辉煌的小时代产业链,自然会被纳入郭敬明的经营计划。

目前,这部小型系列的总票房已经超过10亿元,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票房最高的系列。

虽然人们仍然热衷于讨论青年文学和物质财富的概念,郭敬明的商业棋盘已经开始了新的布局。

郭敬明已经悄悄签约了一大批科幻作家,为科幻电影的未来做准备。

郭敬明承认这不是一个“偶然的行为”,但他看到国内市场仍处于白色空状态,科技将为各行各业带来巨大的前景。

正如作家陈秋帆所说,郭敬明是这个时代非常强大的文化驱动力。他有很好的商业意识和判断力,总能把握市场的兴趣和趋势。

实质上,粉丝经济的产物推动并实现了韩寒和郭敬明的跨界电影。这不仅是他们自己和一些人,也是风扇经济在这个消费时代的崛起。

卢金波喜欢把韩寒和郭敬明理解为中国第一批偶像化作家,认为“他们是一种文化符号,形成了一种粉丝经济,这在以前是不存在的”。

“粉丝”的力量有多可怕?有人说,今年七八月份的中国电影市场对韩寒和郭敬明的粉丝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场粉丝战争似乎淹没了任何其他话题。

一些粉丝甚至放下了他们刺耳的话语。如果他们的支持者输了,他们将“通过视频直播喝厕所水”。

一个网站对《小时代3》的评分调查显示,62%的人选择“10分,不需要理由去喜欢”,18%的人选择“超过7分,快乐和美丽”。

换句话说,80%的受访者表示支持这部电影。

据报道,对小史3的公开赞扬显然是两面的。

粉丝基本上是“喜欢”的,其他观众大多是“戏剧”。

但是因为看这部电影的粉丝数量如此之多,“喜欢”的数量大大超过了“炸弹”的数量。

文学评论家张清华曾经评论过韩寒和郭敬明的影迷现象,这也适用于今天的电影市场。

“没有哪个时代像今天这样郭敬明和韩寒的粉丝们在网上进行口水战,但内容从来没有与文学相关过。

从根本上说,粉丝阅读把阅读变成了一种非个人的、非理性的崇拜行为。

真正的读者应该有自己的判断和思考,但现在许多读者已经弱化了自己。

张清华说在20世纪80年代也有文学爱好者,但现在是“粉丝阅读”。这两者有本质的区别。

因此,在很多人眼里,是“粉丝”支撑着韩寒和郭敬明的票房。他们当年和现在的文学爱好者愿意并且能够继续为他们的电影付费。

这只是一系列消费行为。

在这个问题上,韩寒和郭敬明实际上正在做新的思考。

郭敬明说,他已经找人做了统计,并从他的微博转发量中计算出铁杆粉丝的最大数量为100万-200万,所以粉丝会是第一个冲进电影院看电影的人,但绝不是票房的最大主体。

郭敬明同意一位网民的评论,大意是现在据说黑子骂年轻一代,粉丝喜欢年轻一代,但别忘了黑子和粉丝之间还有很多人,他们的名字叫做观众。

“事实上,作为导演,你只想征服这群太阳黑子和粉丝,让他们对这个人制作的电影感兴趣。

只有这样,你的电影才能有好的票房。

韩寒直言不讳地说,每个优秀的作家或导演背后都会有很多粉丝,但是“如果你只依靠粉丝的支持,你会变得越来越弱。

只有当你走出你的小世界,甚至背弃你的粉丝,你才能走得更远。

“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粉丝经济仍将是他们成功的支柱,这可能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现实。

文学评论家张宁说,“粉丝阅读是不能改变或禁止的。这是当前时尚文化的一部分。

此外,在中国,没有接受过高人文教育的读者人数仍然相对较多。

“对于更受欢迎的电影产品来说尤其如此。

韩寒和郭敬明确实进入了电影圈,不管原因是什么,也不管你喜不喜欢。

当代中国青年精神发展史上的这两个典型符号会给“消费者主要在25岁以下”的中国电影市场带来什么影响?“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对成长的担心就有了当导演的冲动。

我也是美国电视剧在中国的首批粉丝之一。一天晚上,我连续看了《终结者2》、《真实谎言》、《速度》和《侏罗纪公园》。当时,我想,算了,还是不算了。我绝对不能拍这样的电影。

十多年后,我看了很多国产电影,我找到了再次成为导演的信心。

韩寒勾勒出导演的梦想时,线条简单、清晰、真实。

但是因为是韩寒,人们仍然对这项工作的意义抱有期望。

过去,当韩寒经营杂志时,卢金波把它解释为“年轻的公共知识分子”回归参与的姿态。此后,博客和微博也在继续这一定位。

这次会议后,它将被定位为一部人生道路电影。许多人还会把它与宁浩的无人区相提并论。可以看出,市场仍然有一个“高中”的愿景,象征“韩寒”。

在这方面,韩寒本人非常清楚,他对电影处女作的评价是,这不是一部迎合市场的电影,它具有反市场化的所有要素。

然而,一些看过这部电影的评论家认为,虽然这部电影有文学电影的帽子,但它也想考虑票房。

至于小年龄,它构成了另一种具有时代特征的社会现象。

至于它的受欢迎程度,人民网评论说,这是“时代的迫切需要”。

正如评论员白烨所说,小时代展示的奢华和空漏洞不仅仅是郭敬明的问题,而是这个社会和这个时代的问题。

郭敬明本人总结说,经过一年的沉淀,关于年轻一代的大部分讨论都集中在为年轻的少数民族观众探索这种新类型及其对电影业的启示上。

换句话说,萧石以一种非常纯粹和充满争议的态度打开了中国粉丝电影的大门。

以前,这种新型电影在中国还没有被探索过,可能是因为郭敬明的出现,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商业运作的理念,开始了更多的试水。

在许多资深影评人看来,韩寒和郭敬明的导演表现实在太粗糙了。

然而,考虑到在这个文化消费迅速扩张的时代,他们的跨境迁移确实是一个非常明智的商业选择。

无论是文学、电影,还是未来可能涉及的任何娱乐领域,文清在这两个时代都不会逃脱“市场”这个关键词。

在写作时代,他们最终被时代困住了。

在小时代微电影批评的两大流派看来,中岛(诗人)VS网民冲北冲北:小时代3用最美丽华丽的超现实主义镜头勾勒出基于黑暗无边的真实人性的狗血故事。

导演严格遵守商业规则,无视传统规则的束缚。韩剧对真、善、美的热爱和美剧对道德的热爱在他的电影中都变得多余和可笑。

嘲笑虚伪、开玩笑的类型、抛弃道德和奇怪的逻辑。

中岛:不管每个人的解释或幻灭,《小时代3》电影中的场景充满真诚和情感。

大雪也静静地聆听着他们情绪和焦虑的释放。

这可能是80后的生活表达,没有淫秽和不透明,可以打开和关闭。

事实上,80后的成长历史也给了他们这样一个环境。

郭敬明本人与他那个小时代的主人公一样,正在梳理和陶醉于那个时代的基本特征。

我接触过的80后诗人春树和水晶珠链都有这种沟通和处理事务的感觉。

会后,争论双方的网友帝江·菲什对网友徐若芬·帝江·菲什:这部电影颇有韩寒的味道。他不需要很多伟大的原则来告诉我们该做什么。他讨厌“说教”,自然不会对人说教。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这就是所谓的“世界观”。他只是用文字和场景向我们展示现实。没有悬念,没有情感,甚至没有结局。

这个故事是从他嘴里讲出来的,但它源于每个人,最终会被每个人讲述。

一部电影没有沉重的品味,没有废话,没有太多的感情,没有肉,没有腐败,没有大制作,没有视觉冲击,它仍然可以这样拍摄,这是相当艰苦的工作。这显示了韩寒拍电影的意图。

徐若凤:未来会有点像内布拉斯加州高速公路+观音山增长缓慢+私人定制素描(虽然它结合了三者的缺点),内容会像观音山青年+PPT风格,在小时代没有深刻、纯粹、直截了当+从未预料到的粗俗笑话。

这是作家的作品,不是专业导演的作品。

至于那些广为流传的名言和格言,很多时候它们甚至更加令人费解。

所以你会发现它非常凌乱,节奏和结构是它最大的问题。

它不是平静地讲述一个故事,而是似乎急于写一篇文章,这导致它的每一个做作都被触及和停止。

主题太肤浅,笑话太粗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