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豆大盘股美国商务部回应美国大豆进口消息

日,美国大豆价格持续上涨,12月12日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大豆期货涨至自今年7月中国对美国进口大豆加征关税以来的最高水平。

CBOT-1月大豆收高5美分,报每蒲式耳920美分,稍早触及7月31日以来最高的928美分。

有消息称中方国企中粮和中储粮采购美国大豆,采购数量从50万-300万吨之间,此消息提振大豆期价。

与此同时,在12月13日举行的商务部新闻发布会上,路透社记者就此向发言人求证。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回复表示,大豆一直是中国进口美国的重要商品,中国国内对此有巨大的市场需求,(对于中国是否开始从美国进口大豆的说法)如果有进一步的细节,会进一步通告。

全球大豆供过于求美国巨量库存压顶12月12日,美国农业部(USDA)公布的12月供需报告显示,USDA将全球大豆的期初库存上调至1.0130亿吨,增加161万吨,将期末库存上调至1.1533亿吨,增加325万吨。

此外,全球大豆期末库存数据高于之前市场预估的1.1279亿吨。

据市场人士透露,目前我国的大豆进口数量虽然下降,但进口仍源源不断。

“由于基本面方面并没有利多出现,南美大豆种植情况表现良好,甚至巴西计划扩大大豆的种植面积。

近期美豆价格的上涨,也是消息的短期刺激结果,接下来是否会继续上涨,主要取决于90天谈判的进展。

”中信期货分析师陈静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陈静指出,市场预期,随着未来美豆进口量上升,国内大豆及豆粕过剩压力将继续上升,国内大豆和豆粕价格将出现下降。

对于国内大豆价格是否见底反弹,目前谈论何时抄底还为时尚早,现在关注的焦点是价格见底反弹是否有支撑条件,而这仍然取决于贸易战因素。

与此同时,布瑞克咨询研究总监林国发表示,美国大豆难出现持续性上涨,更多的是中国近期重回美国采购信息刺激。

而全球大豆增产,中国大豆需求放缓,南美新年度增加大豆种植面积均对美豆形成了压力。

国产大豆多为非转基因大豆,国内大豆增产预期,加上前期国家释放储备豆,这些都打压了大豆价格。

伴随着美国大豆的滞销,美国爱荷华州农户斯科特·亨利表示,预计明年玉米播种面积将会增加。

许多其他农户和亨利的计划一样,密苏里州北部地区农户布莱克·赫斯特每年都轮种两种农作物,由于贸易战造成豆价急剧下跌,他今年采购的玉米种子数量高于前几年,他计划把5%到10%的豆田改种玉米。

对此,银河期货分析师吴媛瑾表示,中远期不看好国内大豆价格。

从基本面来看,11月进口大豆到港量下降,但国内进口大豆、豆粕和豆油库存均处历史高位,豆类供应都很宽松;近期非洲猪瘟疫情持续发生,且北方大部分疫情发生省(区)禁止生猪(产品)和仔猪调运,补栏形势不乐观,饲料企业反映近月饲料销售量不及去年,豆粕需求有所下降。

目前,市场普遍预期的供给缺口变成供给基本平衡还略有剩余,这势必施压国内大豆价格、豆粕价格。

大豆、豆粕价格仍存下跌风险。

时间窗口在快速缩小近日,一则消息引起市场投资者关注,消息称中国购买至少50万吨美国大豆,这是自中美两国首脑12月初会晤以来的首次大宗采购,表明美中之间的激烈贸易战正在缓和。

有美国贸易商表示,中国国有企业购买了至少1.8亿美元的大豆。

另一总部位于欧洲的贸易商表示,买家是中储粮集团和中粮集团,卖家包括嘉吉、路易达孚。

不过,也有市场交易商依然保持谨慎态度,中投元邦投研经理谢义钦对记者表示,现在市场对这个消息的反应没有预期剧烈。

主要原因在于,中长期来看市场依旧弱势,中国即使采购美豆也只是缓解了燃眉之急。

市场所估计的600万-800万吨国储大豆的需求只不过是进行了产地的调整,世界供需格局很难有所改善。

据了解,长久以来中国进口美国大豆主要用于榨油,林国发对记者表示,由于今年7-11月中国很少进口美国大豆,主要以进口南美大豆为主。

这间接推高了南美大豆升水,以巴西为主的南美大豆出口国更高比例的大豆用于出口中国,甚至部分公司优先满足中国进口需求,巴西自用大豆转为采购美国大豆。

“虽然近期贸易战趋于缓和,未来仍将进口美国大豆,但中美贸易仍存在不确定性,究竟能进口多少美国大豆,更多还是需要看中美关系走向。

另外,以巴西为主的南美国家增加了大豆种植面积,可向中国提供更多的大豆出口,随着明年1月份后开始陆续出口到中国,留给美国大豆出口时间窗口在快速缩小。

”林国发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另外,林国发表示,中国国内受非洲猪瘟影响,加上政府推进低蛋白饲料生产,2018/19年度中国豆粕需求将出现较为明显下降,初步评估至少减少500万吨左右豆粕需求,折算减少600万-650万吨大豆需求。

中国大豆进口需求减少,而南美大豆供应增长,2018/19年度美国大豆出口堪忧,该因素将打压美国大豆价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