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大型飞机首次交货日期

黄李猩成立10周年中国商用飞机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商用飞机)作为民用飞机制造的核心产业平台,承载着中国高端制造业的关键产业之一,迎来了最关键的时期。

很少有年轻的飞机制造商会在短时间内为自己建起三座“山”,并以积极的态度开始攀登,中国商用飞机有限公司正在这样做。

同时,将在支线、中继线窄体和中继线宽体三大产品线中推广,并设定了阶段性目标。

CR929七年协议?当外界刚刚采取各种姿态庆祝C919首飞完成一周年时,由中国和俄罗斯共同研发的宽体客机CR929也初步设定了首飞时间。

在5月初举行的2018年中国大中型民用和军用飞机发展峰会上,COMAC首席研究官杨志刚透露,CR929项目目前正在按计划进行,预计将于2025年左右首次飞行。

CR929是2016珠海航展期间,合作方中国商飞与俄罗斯联合航空公司空制造集团公司(以下简称UAC)刚刚达成初步合作意向,首次以同等规模模式与外界正式会面。

当覆盖模型的红布被揭开时,一架有着10多年发展历史的支线喷气式客机ARJ21才刚刚开始向客户交付。C919项目被低调推进,还有一些延迟的消息。此时释放宽体飞机的计划也确实让外界对中国商飞是否“咄咄逼人”有了一些看法。

一名在国有航空公司空制造企业工作的人士5月10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商用飞机的研发周期和适航性认证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由于各种技术问题,甚至对于成熟的飞机制造商来说,都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因此,必须有一个长期和全面的计划,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考虑自己的能力。但是,有必要合理配置资源,以一定的速度逐步分散前期研究、项目启动、研发、制造和生产交付等诸多环节,并在此过程中逐步理顺产业链。

“杨志刚透露,C919目前正在陕西省阎良进行试飞,并计划在2021年左右实现适航并交付给客户。

虽然ARJ21目前的产出率仍然相对较低,但在投入商业运营近两年后,已经有5架arj21交付给了初创用户成都航空空有限公司。目前,成都航空公司空已开始向潜在市场进行示范商业运营,包括内蒙古和黑龙江支线航空公司空并将其纳入基地所在区域的相关航线。

杨志刚表示,通过C919项目,以及之前的ARJ21支线飞机和CR929宽体客机项目,中国商飞建立了一套完整的系统,同时培训了一个团队。

“CR929仍处于早期开发阶段。

但是,有了一套完整的研发系统和人员,CR929将会对市场有更准确的把握,相应的技术方向也会更加清晰。

”杨志刚表示,未来先进的复合技术和智能技术也将应用于CR929。

仅仅因为ARJ21和C919进展顺利,中国商飞也可以开始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CR929上。

4月27日,中国商飞组织了CR929飞机机身和尾翼工作包联合概念定义阶段(JCDP)发布会,并开始与潜在供应商全面开展CR929机身和尾翼联合概念定义。

不易成为CR929研发主体的中俄商用飞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CRAIC)也将与中国商飞和UAC共同推进CR929研发。双方已经就机体结构研发的分工达成一致。中国商用飞机公司将承担机身和尾翼工作包的研发工作。事实上,相关的技术研发工作已经开始。今年年初CR929首个全尺寸(15×6米)复合机身壁板工艺的成功试制是复合机身研发过程中的一个关键发展。

然而,CR929机身结构也决定在大面积使用复合材料,这也是民用飞机制造的当前趋势之一。

目前,复合材料广泛应用于空已投入运营的主流远程宽体模型波音787系列和客车A350XWB系列。这对降低飞机自重和提高燃油效率有明显的效果。

根据中国和俄罗斯的计划,双方将各自负责50%的生产。

据了解,目前的分配方案是俄方生产机翼、中央翼盒;中国生产机身、水平尾翼,总装基地设在上海。据了解,目前的分销计划是让俄罗斯生产机翼和中央翼盒。中国生产机身和水平尾翼,其总装基地位于上海。

如果空气动力学形状和机身结构对中国和俄罗斯来说都不是不可逾越的高峰,那么发动机将成为这种面向未来的飞机和目前主流宽体客机之间竞争的最大变数。

虽然俄罗斯拥有相对完善的民用飞机制造系统,但其民用飞机的航空空发动机领域仍落后于欧美制造商的技术水平。其民用飞机产品不仅不能进入主流市场,而且新开发的MS21和SSJ100也直接使用西方开发的发动机。

另一方面,中国在涡扇发动机研发领域相对薄弱。为了尽快缩小差距,2016年,发动机制造行业与中国航空公司空工业集团分离,中国航空公司空发动机集团(以下简称AECC)分别成立,以加大对商用航空空发动机的研发力度。

去年年底,AECC组装了一台CJ1000AX大型客机发动机验证机。这种为C919设计的发动机是中国第一次按照国际标准为制造商开发飞机发动机。

尽管AECC计划包括宽体模型CJ2000,对于需要时间完成技术积累的发动机等工业产品,如果民用飞机产品要有足够的市场竞争力,它们必须与目前拥有最先进技术水平的制造商合作。因此,目前在大型商用发动机领域与通用电气共享世界的劳斯莱斯,被邀请加入CR929供应商的竞标。

罗尔斯·罗伊斯首席技术官保罗·斯坦(PaulStein)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明确表示,他希望成为CR929的发动机供应商,并将“为CR929提供现阶段可用的最新、最成熟的技术解决方案”。

除了发动机问题,COMAC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如果C919要在2021年交付,试飞和适航认证工作也相对紧张,这也对COMAC的供应链系统和工程资源的配置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对于中国商飞来说,ARJ21已经投入商业运营,C919测试样机已经下线并投入测试。这三种模式的现状是“梯形”,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利于研发和生产资源的分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