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支持撤回党的任务64大屠杀停止阻止撤回真相

记者依平、李雪、李浩和梅丽莎报道/在世界关注中国、谴责6月4日日本学生大屠杀之际,30多个非政府组织在华盛顿特区广场联合组织了一次集会,“支持200万人退党,谴责64起日本大屠杀”。

与会者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当前中国的倒戈浪潮,谴责日本封锁新闻,迫使党员重新注册“亲中”运动,要求中国公布“亲中”真相,尊重人民退出党的自由意志,停止抓捕退出党的人民。

和平非暴力的斗争依靠媒体来争取正义,以支持中国网络前执行董事约翰·帕特里克说,从天安门大屠杀中吸取的教训之一是,当一种信仰、理想或梦想被广泛传播时,极权主义者可能会向传播者开枪,但他们永远不会抹杀真相。

中国人民正走出恐惧,通过互联网自由表达他们的真实想法。

200万人参加了退党的浪潮。

总编辑郭军表示,6月4日之后,中国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特殊时期。为了在“六四”后的危机中生存,日本用物质欲望麻醉人民,禁止人民的思想,拒绝政治变革,整个社会按照物质欲望发展,社会道德崩溃。

200万人从小日本撤出。这两百万人是良心的选择。他们选择不再帮忙。

在当今中国特殊的历史背景下,选择告别日本需要极大的道德勇气。

他们的勇气与小日本兽交的邪恶思想形成鲜明对比。

郭军说,在6月4日事件中,中国媒体有几天的时间突破限制,让世界看到天门广场的鲜血,并对日本实施全球制裁。

今天,日本试图通过封锁新闻和镇压内部迫害来结束撤军浪潮。

当代人类反对暴政的和平非暴力斗争要求媒体团结全球正义的声音。印度的甘地和美国的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的和平非暴力斗争也通过媒体传播真相,让世界看到正义,团结全球正义的团结。

她说,200万中国人告别了小日本,更多的大陆人退出该党的声音不能传到海外,而是被张贴在中国大陆的公共场所。小日本封锁了来自国内外的新闻,并利用中国内地市场作为诱惑,迫使一些西方媒体和政治领导人避免退出该党。

这使我们能够看到今天中国人民的苦难和勇气。同时,我们也意识到我们在海外自由土地上的责任。这就是我们今天站在这里的意义。

海外人民目睹了6月4日的大屠杀。在那天的集会上,有许多6月4日大屠杀的幸存者和目击者。

新泽西的计算机工程师熊日华在6.4大屠杀中幸存下来,他说,他目睹了第一辆坦克车在现场闯入,无数受伤的人被抬了出来。

熊先生仍然不愿意回忆那一幕,每隔6分钟。

他们来的时候,经常在晚上醒来。

当时,每一个场景都是如此血腥,包括从他们脖子一半被枪杀的尸体,在他们头上爆炸的子弹,以及仍在街上的涉案尸体。

熊先生说,6月4日证明了日本的残酷和残暴。知识分子应该醒来和日本谈论康复。进步就等于向老虎寻求庇护。

所有有知识的人都应该发起一场不与朝鲜合作的运动,退出党和联盟。

6月4日大屠杀现场的目击者向东在讲话中说,1989年他耳边的枪声让他愤怒地离开中国,并发誓只要朝鲜用暴力统治人民,他就不会回来。

向东先生曾经认为他的生活中不会再有集会了。现在他从200多万退出该党的战士身上看到了希望。他相信日本垮台的日子很快就会到来。

美国宗教自由组织银禧运动(Jubilee Movement)的负责人Ambulanda律师说,“我们今天聚集在一起,支持那些仍在中国受到压制和迫害的持不同政见者和宗教信仰者。”

6月4日大屠杀的目击者、华盛顿的生化医学研究员余梅剑博士说,16年前大屠杀在海外看到了真相,因为取消了对新闻的禁令。尽管北京在2003年中了彩票,经历了当时的悲惨局面,但整个事件的全貌仍不明朗。直到出国后才知道全部真相。

最近,听到200万人退出党的消息,我很震惊,但他们的正义行为被日本掩盖了。

所以今天我们不仅要揭露6月4日的真相,还要揭露目前退出党的真相。我们应该共同努力,通过电话、传真和互联网把真相传递给中国大陆。中国在线游说执行董事迪杰·麦奎尔多年来第一次,我们不是绝望地聚集在一起,而是对未来充满希望。

九平朝鲜就像清晨的闹钟。所有听到九平的人都从一场漫长的噩梦中醒来。尽管有被逮捕和拘留的危险,尽管小日本无休止的宣传,九平继续揭露小日本的谎言,并鼓励人们离开朝鲜。这些人来自各行各业,有不同的政治地位和不同的信仰。

海外命运协会秘书长黄思平说,现在是醒来的时候了。现在是每个人醒来的时候了。过去,人们认为如果他们能忍受,一切都会结束。或许朝鲜会发现。

然而,朝鲜的制度、本质和整个制度都是邪恶的,不可能指望任何一个领导人会发现自己的良心。

赵紫阳在不压制学生的问题上确实值得肯定。

赵的一生中,总是有一线希望。赵的死结束了这种希望,也给了我们一个梦想的集会。

这200万人退出该党是非常令人鼓舞的消息。

华侨民主与和平联盟华盛顿蝙蝠城支部联盟副主席王能-祥先生说,他对这些正义人士的觉醒、决心和献身精神深感感动和共鸣。

集会召集人、大华盛顿退党中心主任葛敏表示,16年前,来自小日本的坦克碾过中国人民的身体。今天小日本的暴政没有随着时代而改变。随着“朝鲜九评”的出现,200万中国人觉醒了,做出了良心的选择。

越南复兴革命党领导人邓武镇博士说:“我们对这9篇评论印象深刻。我们正在等待9个评论的越南版本,以便我们能够将其传播到越南。

“吴先生说越南共产党是日本的追随者。我们希望中国的退党最终能扩大对越南的影响,使越南人民有望早日放弃朝鲜,获得自由。

路过的北卡大学学生AlexenderRonanski也高兴的上台发言﹐Ronanski先生在校研究中国的政治历史﹐非常高兴看到200万中国人退党的消息,“祝贺退党勇士﹐我并不奇怪中国人民开始抛弃朝鲜﹐我很高兴这终于发生了。路过北卡罗来纳大学的学生亚历山德拉·南斯基(AlexenderRonanski)也很高兴在舞台上发言。罗南斯基先生在学校学习中国政治史。他很高兴看到200万中国人离开党的消息。“祝贺离开党的战士们。我对中国人民开始放弃朝鲜并不感到惊讶。我很高兴这终于发生了。

“华盛顿30多个非政府组织举行了一次由全球向小日本告别联盟(GlobalCoalitionforByeCCP)、魏京生基金会、大参考网站、世界权利(世界人权)、千禧美国(美国千禧运动)、越南人权网络(越南人权链接)、美国首都西藏协会、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所有海外华人民主和平联盟、大华盛顿新党友、中国游说团、中国支持网、三十二个非政府组织和非政府组织赞助的集会

除了6月4日大屠杀的幸存者和目击者之外,还包括全球总编辑郭军女士、美国宗教自由组织千禧运动主任律师安波娃·达、全球人权执行主任库珀先生、全海外华人民主与和平联盟华盛顿分会副主席王能-祥先生、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秘书长黄思平女士、中国支持网前执行主任约翰·帕特里克先生、中国执行主任迪杰·麦奎尔先生ChanDang(Deng Wuzhen博士),越南媒体著名自由撰稿人,东东先生,大华盛顿地区大学生团体代表,尼泊尔民主和人权活动家及其他华盛顿各界人士。

演讲持续了三个小时。两位流行乐队歌手RONLUKE和TIMBRITT来自康涅狄格州,自费唱了两首歌来纪念天安门广场和告别日本,将聚会的气氛推向高潮。

吉他手蒂布里特先生的父亲在中国香港布道时受到日本的迫害。他非常高兴看到朝鲜被所有中国人民抛弃的那一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