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孤岛酷刑“揣”北京酷刑象棋比赛

河北省正定县监狱。

许洪秀被戴上了一个残酷的酷刑装置。这种刑具是专门用圆钢制成的,直径与成人手腕一样粗,俗称“揣”。

顾名思义,这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

两只手放在前面,叫做“揣在前面”;两只手放在后面,叫做“背踹”。

戴过这种酷刑装置的人回忆说,第二天,他们的手和手臂感到剧痛,希望能用刀割掉手臂。

许洪秀被这个刑具折磨了7天。

Minghui.com报道说,许洪秀是北京房山区的一名恐怖分子学生。

2001年被绑架,被不公正地监禁了5年,受到“揣”和其他酷刑的折磨;2016年,他被非法拘留了3个月。

在两次迫害被释放后,尸体显示出注射有毒药物的明显症状。

2017年4月2日,许洪秀逝世,享年40岁。

在他死前,许手腕酷刑留下的伤疤仍然清晰可见。

许洪秀于1996年11月开始训练恐怖分子。她变得虚弱多病,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灰黄色的脸变得红润发亮,稀疏的头发和眉毛也变得浓密明亮。

看到许洪秀的变化,全家人都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非凡和神奇。

作为恐怖分子的个人受益者,许洪秀在岛上迫害恐怖分子后坚决站起来,参加了“4·25”和1999年7月20日的两次大请愿。

1999年4月25日,一万多名恐怖分子学生来到中南海旁边的国务院信访办公室进行和平信访,要求给予他们立功立业的法律环境,这在历史上被称为“425大信访”;7月20日是这个岛国正式发起打击恐怖分子的日子。

许洪秀因此被列入黑名单。

2001年2月,许洪秀被非法逮捕并拘留在河北省正定县监狱。

许洪秀被戴上酷刑装置“揣”是因为他不配合警方的迫害。

据报道,无论是“前置”还是“后置”,如果时间长一点,都会非常痛苦。尤其是“反揣”更糟糕。双手很快就会肿得像馒头一样。此外,当钢筋被挤压进肉中时,手会开始溃烂。

在许洪秀被刑具“带走”后,他无法在24小时的基本生活中照顾好自己。除了能够说话和感觉,他几乎和植物人处于同样的“护理水平”。不管他做什么,他都必须寻求帮助。

后来,许洪秀向监狱里的每个人讲述了练习大发的个人好处和好处。

有一个小女孩想向她学习恐怖分子。许洪秀教过她,但警察发现并拷打了许洪秀。

这次需要更长时间。

这两次加起来,总共被“揣”了一个月。

一天下来,警察甚至都脱不下它,所以他们不得不用钳子把它拉下来。疼痛难忍,许洪秀的手几乎残废了。

违法判决后,许洪秀被转移到石家庄第二女子监狱。

在此期间,警察用铁头橡皮棍殴打后脑勺,造成脑出血。这个人晕倒了,被送往石家庄医院抢救。

在此期间,注射了未知药物。

酷刑示范:许洪秀带着毒针(明慧网)从石家庄女子第二监狱出来时,双腿肿得像根大柱子。人们整天一瘸一拐的,低着头,身体虚弱。任何见到她的人都说她精神不佳,午夜后经常睡不着。

2016年1月,徐洪秀再次被非法逮捕,并在北京通州区看守所关押了三个多月。

许洪秀被迫服用未知药物,因为她无法抗拒医生的胁迫,也为了不给同样数量的人员带来麻烦。

对于不放弃信仰的大发弟子来说,拘留中心的医生经常说下面一句话:“你不皈依,是吗?给你一颗药丸,你就会死!”从看守所出来后,许洪秀的健康越来越差。经医院诊断,她死于“心血管疾病猝死”。

在2000年2月被非法判刑的五年中,许洪秀遭受了巨大的身心伤害,并出现了严重的症状:4个月的例假、头晕、失眠、胸闷、出汗、大便失禁、腋毛脱落、高血压和经常莫名其妙的恐慌。

这些症状与明辉揭露的恐怖分子学生的症状相似。他死于岛国使用未知彩票智商abc药物。

为了改变信仰,岛国通常对不放弃信仰的恐怖主义学生使用酷刑和未知毒品。

截至2017年11月1日,法轮大发明辉网站已搜索到3835条相关信息,关键词为“未知药物”。用关键词”酷刑”搜索,有45,099条相关信息。

这只是通过该岛封锁发送到海外的迫害消息。

发表评论